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碧云轩主

亚琳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 山 永 存  

2008-09-13 13:10:22|  分类: 原创—小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――怀念吴敬立老人

 

春风轻柔地穿越白玉兰盛开的林间,吹过钟山南麓一片粉色的桃花园,明孝陵神道旁盛开的杏花迎着暖暖的阳光含笑枝头。人们从梅花山遍地落英的小路走过,垂丝海棠绽放着孩童般的笑脸,迎春花娇艳地披散着金色瀑布般的长发,假山旁几株白花绿蕚垂梅含苞欲放。白桦树吐露花絮并张出嫩芽,音乐台紫藤开着紫色的花,高大的枫香树伴随着春雨长出嫩黄的新叶。梅花山的春梅白如雪,粉如霞,姹紫嫣红,云霞万朵。春风带着游人散落在流徽湖、紫霞湖畔,灵谷寺前嫩绿的草地上。钟山腹地一年24节气不间断地开放着奇花异卉,山间四季林木葱郁,行道树伟岸高大。。。。。。。凡到过南京的游人无不赞美南京的绿肺紫金山,赞叹南京的绿化。人们尚不知在中山陵园里有为这一切倾注了毕生心血,100岁去世的吴敬立老人。

吴敬立出生于1907年,1926年毕业于江苏省立第一农校林科,到江苏第一造林场紫金山林区见习。那时的紫金山林区仅限于今天的四方城、石象路一带,紫金山大部分童山灈灈、满目荒凉。

1925年3月12日,毕生为国为民的孙中山先生在北京病逝。遵照他生前安葬于紫金山的遗愿,葬事筹备处在紫金山南麓征地建陵。由于南京尚处在北洋势力的控制下,且战乱频繁,工程进展缓慢。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,陵园建设得到重视。在第一造林场场长傅焕光的建议下,1928年紫金山林区划入陵园,21岁的吴敬立从那时起就参与了陵园的建设事业。

那时紫金山被划分为七个区,每区均设事务所,并派员在各区管理育苗、造林和保护等事务。吴敬立在傅焕光先生领导下担任专业技术员,奔忙于山上山下,对育苗、行道树与山上绿化进行全面指导检查。1994年吴老回忆说:“当时大家心齐,经费充足,是抗战前十年干得最痛快的时期。

1937年,日军侵占南京,陵园工作人员疏散到后方,吴敬立由湖南到四川,参加了家产促进委员会森林勘测团,在老上级傅焕光的率领下,跑遍了川、康、黔、滇、闽、浙、皖、赣等省的山区森林,积累了丰富的学识和经验。

抗战胜利后,吴敬立作为森林界第一批接收人员坐小飞机回南京。他没有象有的人那样乘机发财,而是径直来到魂牵梦萦的陵园。面对残垣断壁.他没有灰心,而且干脆住进陵园,召集疏散的工人,再度开展育苗造林事业。

1949年4月,人民解放军兵临城下,陵园开始第二次疏散,秩序打乱。心底无私的吴敬立在了解了共产党的政策后,组织少数员工留守护园,顺利完成移交工作。

解放初期,吴敬立由陵园森林管理技士升任园林科副科长,又先后任职于南京市花木公司、南京市绿化委员会指挥部。期间,参加培训园林绿化养护管理人才,指导建立林木培育苗圃,并在雨花台烈士陵园、各区小公园及清凉山、九华山、城西北山区、浦镇泰山、栖霞山等处风景林的建设中作出重要贡献。吴敬立那时家住中华门一段时间立他每天背着包,带着干粮,骑车到尧化门上班。正是那个年代吴敬立这批人的辛勤劳作,造就了今天南京地区绿化的格局。吴老说那段时间使他“平生第二个最痛快时期。

从1968年到1972年,吴敬立在市五七干校劳动近四年,而后被迫退休,迁居江苏如东县岔河镇。他没有丢掉本行,用带去的树苗为家乡搞起了小苗圃。1976年,他回到雨花台,开始了三年义务劳动。1979年,他恢复了职务,这时已72岁。1981年,吴老调往中山陵园管理处任副主任,198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直到1987年5月,吴老才正式退了下来,其时已年届80高龄了。

吴老在退下来后,还住在中山陵园,经常步行或乘车实地观察树木,向有关部门建言。中山陵园开发旅游资源,建“海底世界”,他感到惋惜,他说那是中山陵园最肥沃的一块土地。90年代上海至南京建沪宁高速公路,砍掉了陵园几千棵树,他心痛!他对高速公路经过陵园直通市区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不同意见,并与郭浩等三名老干部联名上书到中央建言。

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我走访了中山陵园原党委书记郭浩。郭浩回忆自己平生第一次踏进中山陵,是在南京解放没几天的1949年4月26日。那天他与当时特种兵司令部的副参谋长刘志成及一名卫士去谒陵,在陵堂第一次见到孙中山生前卫士范良。80年代初调到中山陵园工作后,范良、吴敬立、刘维才就成了他工作中的老师。有关中山陵园解放前发生的大事他向范良请教,林业上的事他向吴敬立请教,文物方面的事他向刘维才请教。1987年吴敬立80岁生日那天,陵园领导在梅花山的寿星宫祝寿,邀来了范良和江苏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刘志成。吴敬立那天特别开心,老朋友相见真高兴啊,他们畅叙多年阔别之情。郭老说:“吴敬立留给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敬业精神。虽然他年龄已很大了,可他做事毫不含糊,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。一次发现位于中山陵最高平台的祭堂外,有6棵雪松病了,吴敬立天天上山看,给雪松治病,有时还把中午饭带上去吃,直到天晚了才回去。

退休高级园艺工程师孙继宝回忆说:“吴敬立这个人事业心特别强,生活上艰苦朴素,工作上任劳任怨。他不吃酒不抽烟,喝水也喜欢自己带着水杯,不麻烦人。他带人热心,特别是对年轻人,不论是谁遇到不懂的事情他总是耐心指导。平时报纸杂志上有关业务方面的内容,他喜欢剪下收集起来给后人参考。

退休高级工程师赵仁寿于1954年从山东农业大学毕业并留校任教,四年后调中山陵园工作。赵老师回忆说:“我刚来中山陵工作时吴敬立在南京花木公司工作,工作中有过联系,后来吴老调回陵园,接触就更多了。当时他负责技术,严谨的工作作风,认真负责的态度,对身边的人影响很大。他待人虚心、诚恳,与人融洽相处,至今老职工提起他都感叹不已。”

梅花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刘雪兰回忆说:“大约在80年代初,由于工作原因,我与吴老有过接触,他那时是管理处的副主任,他和蔼可亲,对年青人非常的和善,谁遇到问题他总是帮助教育,还让大家团结互助。在业务上吴老是我们最好的指导,他曾给我们每人一本油印的自己编写的《古树名木的保护》,让我们勤学习,勤思考。”

汪诗珊现在是中山陵园梅花研究中心的高工,她回忆说:“1982年是吴老送我到江苏省林科所学习的,这对我的一生都有影响。学习内容在中山陵成立植物组织栽培研究所时用上了,栽培了百合、月季等植物,我还因此研究发表了论文。吴老是我最尊敬的人。

孙中山纪念馆文史室原主任范方镇说:“吴敬立总是从早到晚奔忙不停,走遍了陵园每一个角落。”

遗憾的是我没有见过吴敬立老人一面,但是我从采访过的人的口中已有了他的形象,大个头,身体硬朗,慈眉善目,脸上始终带着和蔼的笑容。吴老曾说过:“做好工作须有良好的工作条件,譬如历史的机遇、领导的信任;同时,自己要热爱本行,坚守岗位,不畏困难,边做边学,时间长了自然会做出成绩来;此外,还要公私分明,不为物欲所移。”吴敬立一生就是这样做的。

夜阑人静,当我读完吴敬立撰写的《怀念傅焕光先生》、《中山陵园林荫大道》两篇文章,真的感到文若其人,字里行间已充分显现了作者的思想与品质。忠于职守,无私的奉献精神,是吴敬立的写照。中山陵园70多年一直保持雄伟浑朴、自然大方的风格,都是因为有像吴敬立这样一批热爱陵园、奉献于陵园的辛勤的建设者、保护者。(亚琳于2004年初春于南京,此文章2005年发表在《档案与建设》上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大吉风光

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6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